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南大附小六年五班的博客

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被摔死的鹰  

2015-11-13 13:16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在离我住的茅草房约两百公尺远,有一棵高耸入云的大青树,树梢住着一只母鹰。老鹰的学名叫黑耳鸢,棕褐色的体羽间镶嵌着一条条黑色斑纹,翼间杂有几根白毛,是一种常年留居的鸟。这只母鹰春末孵卵,初冬小鹰翅膀长硬飞走。
这期间,不知是因为巢里的宝贝牵扯它的心使它不敢远离大青树,还是因为肚子哺育后代心力交瘁无法到山林猎取食物,它频繁地光临我的院子,捉我养的鸡。
 它总是像片枯叶似的悄无声息地在我的屋顶盘旋,我由此而给它起了个诨名叫“大枯叶”。
 鹰是鸡的克星,也是鸡的死神,只要大枯叶恐怖的投影从天而降,母鸡就停止生蛋,小鸡就一只只失踪。
当地的山民把鹰视为神鸟,严禁射杀,不然的话,我早就送大枯叶到阴曹地府去了。
春天匆匆过去,又快到大枯叶孵卵的季节了。我苦思冥想了好几天,终于别出心裁地想出了一个整治大枯叶的绝妙的办法。
,   那天早晨,我瞅准大枯叶飞离鸟巢到老林子里觅食去了,就挑了两只莱亨鸡下的蛋,揣在怀里,然后爬上大青树的树梢,从树丫一个宽敞的树洞里,把两只老鹰蛋给换了出来。
莱亨鸡下的蛋大小和鹰蛋相差无几。蛋壳也是粗糙灰白,很容易混淆。我还用鹰粪将鸡蛋仔细擦了一遍,抹掉鸡的气味。
 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,我经常用望远镜观察。见大枯叶先是忙进忙出地用树枝修筑鸟巢,后来除了到附近捕食,长时间地待在巢里不出来,再后来它形容憔悴,一次次将捉到的老鼠、兔子和小鸡送进巢去,种种迹象表明,大枯叶中了我的掉包计。古时候是狸猫换太子,今天我是小鸡换老鹰。
鸡雏和鹰雏在行为举止上有很大的差异。鸡是早成鸟,鹰是晚成鸟;鸡雏一出壳全身毛茸茸的,就会走路,就会啄食;鹰雏出壳时身上光溜溜的,不仅不会走,眼睛也睁不开,只会张大嘴“叽叽呀呀”讨食吃。
按理说,大枯叶是有理由怀疑自己孵出来的是不是鹰。或许,它真的怀疑过,但二十多天含辛茹苦地抱窝,可爱的鸡雏在它胸脯间磨蹭所磨出来的一片母性温柔,蒙蔽了它锐利的鹰眼,或者说它没有勇气正视现实。反正,它按照鹰的正常哺育程序,将两只小鸡慢慢养大了。
   日出日落,春去冬来,转眼就到了小鹰该展翅飞翔的日子了。
那天早晨,蓝天白云,清风徐徐,是鸟类飞行最理想的气候。我看见大枯叶没像往常那样外出觅食,料想它是要让它的“小鹰”第一次试飞了,便带着一副借来的军用高倍望远镜,兴致勃勃地躲进大青树下的一丛芭蕉林里,想亲眼看看自己的恶作剧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喜剧效果。
大枯叶像过去训练真正的小鹰那样,朝树洞里发出几声威严的低啸,把两只宝贝——鱼目混珠的鸡,叫唤到树洞前,停栖在那根树枝上。阳光照耀,我看得清清楚楚,这是两只黑鸡,毛色油亮,鸡冠火红,胖乎乎的,比我养的鸡还肥。
大枯叶迎着冉冉升起的太阳,舒展翅膀,飞了起来,它的姿势极其优美,长长的双翼像金色的绸缎,波浪似的摇曳起伏。它一头扎进太阳的怀抱,疾飞而去,仿佛是要向太阳请安问好。转眼间它变成一个金色的小圆点,融化在炫目的阳光中。
过了一会儿,仿佛一支金箭射过蔚蓝的天幕,它又飞了回来。它被阳光染得通体透亮,风把它的双翼鼓得像帆,它的翅膀几乎静止不动,顺着气流滑翔,飞得轻松潇洒。回到大青树前,它在空中不停地兜着圈子,“呦——呦——”柔声叫着。我知道,它是在召唤和鼓励它的一双宝贝像它那样展翅飞起来。
要是此刻停栖在横枝上的是真正的鹰,很快就会壮着胆子,在征服天空的欲望驱动下,勇敢地扇动翅膀跟随母鹰飞起来的。
但鸡就完全不同了。鸡就是鸡,永远也不可能像鹰那样自由自在地在天空里翱翔。鸡其实是一种退化的鸟,或者说是一种劣质鸟,虽然也有一双翅膀,但只能贴着地面做短距离飞行。
 我在望远镜里看见,两只黑鸡胆怯地蹲在横枝上,双翅微微撑开,以保持身体平衡避免从树上摔下来。一阵风刮过,吹得它们身体前后摇晃,它们惊慌地“咯咯咯咯咯”叫起来,先天就患有恐高症。
大枯叶不知疲倦地一遍又一遍地在它的两只宝贝(活宝?)面前表演飞行技巧,一遍又一遍地用叫声召唤和鼓励它们飞起来,可对牛弹琴,对鸡谈飞,它的努力注定是要失败的。
日落西山,大枯叶飞累了,嗓子也叫哑了,终于失去了耐心,飞落到横枝上,强有力地翅膀左边一拍,右边一搡,把两只黑鸡推下树去。我猜想它的本意绝非要残害自己抚养长大的宝贝,而是要帮助它们迈出艰难的第一步。
 既然你是鹰,就必须学会飞翔!
 两只黑鸡喊爹哭娘地惊叫起来,在空中拼命拍扇翅膀,无奈身体太胖太沉,翅膀太小太轻,斜斜地迅速地坠落下去,“砰”地一声,砸在草地上。总算是有翅膀的动物,没砸得头破血流,但落在地上也像皮球似的打了几个滚,羽毛凌乱,翅膀的羽毛折断了好几根,腿骨似乎也受了伤,趴在地上起不来。扬起脖子“咯欧咯欧“呻吟。
大枯叶一敛翅膀从大青树上俯冲下来,两只强壮的鹰爪楼抱起期中一只黑鸡,迅速升高。我以为它动了恻隐之心,要将受了伤的宝贝送回窝去疗养了,没想到它升到大青树树梢后,仍扶摇直上,钻进乳白色的云层,又穿透云层飞上蓝天,高得我用望远镜都快看不清了,然后突然松开了鹰爪,那只黑鸡像颗流星似的从高空坠落下来。它又用同样的方式,把另一只黑鸡也送入云霄,又仍回大地。
它频繁地在地面和高空来回穿梭。两只黑鸡一次比一次跌得重,摔得惨。我看得惊心动魄。
也许,大枯叶是发疯了,为自己的宝贝竟然像鸡一样不会飞翔而绝望得发疯了。也许,它是用这种残忍的办法来检验它们到底是鸡还是鹰。也许,母鹰生来就是这样的脾气,宁肯要一只死鹰,也不愿要一直草鸡!
终于,两只黑鸡被摔得气绝身亡,脚爪朝天躺在草地上。
大枯叶在两只死鸡上空盘旋了许久,然后,哀鸣一声,振翅飞向远方。从此以后,我再也没有见过它,它搬家了,再也不愿回到不吉利的会让它孵出飞不起来的“鹰”的大青树来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